秦岭,中国版图上一条非比寻常的山脉,秦岭的身世,就是华夏大地诞生成长的经历。它担负了一个民族几乎全部的历史和文化情感,唤醒了华夏故国的第一缕文明曙光。两汉三国的风云际会,古蜀道上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故事仍在传唱;抗日战争年代,一场国人文物俱逃亡的运动,如今遗址犹在……秦岭,需要我们用脚步去丈量,用心去品读!

2021年4月17日,由楼房沟和万邦书店·书与房联合举办的“走读秦岭”系列品牌活动正式开启,第一期我们邀请了曾率队考察故宫国宝在抗战期间的南迁之路的李文儒老师曾率队考察蜀道并形成专著的冯岁平老师,相隔千里的两位老馆长再次走进秦岭,为我们讲述那些文化遗址背后的故事。



文化遗址与博物馆
馆长对话


嘉宾:李文儒、冯岁平

时间:2021 年 4 月 17 日(周六)

14:00-16:00

地点:留坝万邦书店

地址:陕西省汉中市留坝县老街


主办:楼房沟&万邦书店·书与房

参与方式:50元/人( 名额限30人)


报名活动


↓活动详情可咨询


【内容介绍】


流动的博物馆:文物大逃亡


历时十余载,辗转上万公里,百万余件文物无一遗失……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故宫博物院文物大迁移,堪称中华民族在人类文化遗产保护史上创造的奇迹。在那个战火纷争的年代,故宫的文物跨过崇山峻岭,由华北平原南渡至南京,而后随着国人撤退到西南一隅,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代文物工作者的鲜血与汗水都洒在对中华文化的热忱上,又有多少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




“古物大迁移”先后分三路,其中北路,也就是第三批文物从南京火车经郑州运往宝鸡的山洞里,在郑州火车站险遭日机轰炸,次年因潼关面临日军威胁,又运往汉中的文庙和褒城的祠堂,最终运抵峨眉县的大佛寺和武庙存放。在脚下这片秦岭密林深处运送转移过程中,文物又发经历了怎样的磨难才保存下来?



和文物一样命运的还有求学救国的学生们,抗日战争爆发之后,国内大批高等院校迁入汉中,因古路坝教堂空闲,西北联合大学工学院便驻进办学,为国家为民族培养有用人才,位于汉中城固县的古路坝因此被称为抗日战争时期全国著名的文化"三坝"之一。李文儒,曾率队考察故宫国宝在抗战期间的南迁之路。几十年过去,遗迹犹在,国宝、学生所经过的地方,很多文化遗址与博物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露天的博物馆:千年古蜀道


很多人知道秦岭蜀道,是因唐代诗人李白的那首流传千古的《蜀道难》中那句至今仍回荡在剑门关的“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那么难于上青天的蜀道,究竟是什么样子?



关于蜀道的记载,最早是从远古的传说开始的,西汉著名文化家杨雄的《蜀王本纪》曾经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大约在公元前三世纪的战国时期,秦惠王欲伐蜀,但苦于高山阻隔,无路可通,他听说蜀人有崇尚巫术鬼神的迷信传统,于是心生一计,命石匠凿开五个巨大的石牛赠送给蜀王。秦惠王派人在石牛的尾巴下放置黄金,每头牛还像模像样的安排专人饲养,蜀人一见,以为是天上神牛,能生黄金,蜀王大喜,便派国内五个有移山倒海之力的大力士劈山开路,把石牛拖回了成都。于是,秦军沿着大力士所开辟的道路尾随而来,消灭了蜀国。这就是五丁开山的传说,而这条拖送石牛的道路就是古金牛道。传说如此,而真正的蜀道在那个没有钢钎炸药的年代又是怎样开辟出来的呢?



今天我们所说的古蜀道全长约一千余公里,南起成都,过广汉、梓潼,经广元而出川,在陕西褒城附近左拐,之后沿褒河过石门,穿越秦岭出斜谷直通八百里秦川。这些道路主要包括由关中通往汉中的褒斜道、子午道、故道、傥骆道,以及由汉中通往四川的金牛道、米仓道。在两千多年的时间里,不知道由多少文官武将、贩夫走卒、诗人僧侣在这条道路上留下足迹,而如今这些古蜀道又是什么样了?



原汉中市博物馆馆长冯岁平老师,曾率队考察蜀道,并形成专著。蜀道是秦汉以来川陕交通的重要通道,现代交通兴起以后,蜀道废弃成为文化遗址,可以说,蜀道是一座露天的承载了川陕两千年交流史的博物馆。


【嘉宾简介】


▍李文儒




李文儒,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南开大学、清华大学特聘教授及博士生导师。历任国家文物局博物馆司司长、中国文物报社社长兼总编辑、故宫博物院副院长。



▍冯岁平





冯岁平,1988年西北大学毕业,曾供职安康学院、汉中市博物馆,先后任馆长、书记。现为陕西理工大学汉水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入选汉中市首批优秀人才名录。多年来研究历史文献、碑帖学和陕南地方史,出版了《徐霞客游记通论》《西北小江南——汉中》《汉中博物馆》《蜀道宝藏——中国石门摩崖石刻》《石门十三品》《康耀辰资料选辑》以及汉中文献丛书《乐园诗稿》《宁强大鱼洞墨书题记》等,整理了日本竹添井井《栈云峡雨稿》。其中《徐霞客游记通论》,1997年获第七届陕西省优秀社科成果二等奖,《石门十三品》获2003年度陕西优秀科普读物。《中国蜀道》获第四届全国图书政府奖(最高奖)。现正承担十三五重点图书规划项目《中国蜀道文献集成》。此外,还发表了100多篇学术论文。